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儒商杂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中国儒商》期刊以弘扬儒商文化,聚集社会精英,共建和谐社会为使命,联合国内外杰出的专家学者和成功企业家,共同探讨儒商文化的精髓,通过《中华儒商》期刊和“中国儒商论坛”,“中国儒商大讲堂”等载体为促进儒商间的深入交流与合作,搭建儒商与华人华商、儒商与政府、儒商与企业间的沟通交流平台、文化交流平台和商务信息互动平台,从而推动中国儒商文化的全面复兴,推动人类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。 联系邮箱: rushangtougao@163.com 网址:http://www.chinarushang.net/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杨戈:静水深流染墨香  

2015-06-03 08:37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杨戈原名杨殿波。北京华夏大众书画院副院长、北京人民画院艺委会委员、北京陶然书画院理事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职业画家。

1961年出生于北京。1976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校。1979年至1985年相继在中央美术学院,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深造,对素描,色彩等中国画知识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及研究。1980年开始追随“著名画驴大师陶然书画院院长------马南坡先生”学画中国画。擅长动物画。主攻毛驴绘画,涉及花鸟、山水。

1982年至2006年在北京广和剧场任美工,从事电影、戏剧、宣传画的创作工作。1995年所画毛驴在荣宝斋、燕莎等画店出售,备受中外藏家喜爱及收藏。2007年初在北京博古艺苑市场建立工作室

 杨戈:静水深流染墨香 - rushang_rushang - 中国儒商杂志

 
杨戈:静水深流染墨香 - rushang_rushang - 中国儒商杂志
 
杨戈:静水深流染墨香 - rushang_rushang - 中国儒商杂志
 

记者:您的作品中有众多驴子的形象,您对于驴子有哪些特殊的情感呢?

杨戈:毛驴是日常生活中人们常见之物,在农业发展和家庭生活中尤不可缺。其实古代人们认为驴鸣悦耳,每每闻之,则心中欣喜。刘义庆《世说新语?伤逝》计载曹魏时著名大文士王粲喜闻驴鸣之声。古代画家中也有以驴为名的,明末清初大画家朱耷即是。“耷”是何意?启功先生《论书绝句》考证,朱耷画后常署名为“驴”、“驴屋”。可推“耷”即晚明时“驴”字之俗体,他的书画艺术成就很高,启功先生直言不讳,誉为“参天两地一朱驴”。启功先生的考证,我认为是没有错的。朱耷自名为“驴”,乃取其桀骜不驯而自嘲之意。可知所谓“八大山人”即意指驴鸣马嘶,与其自名。戏为打油诗曰:别人赞马我赞驴,与牛媲美价却低。面耳两长骑莫觅,古今士民爱提及。莫嫌俗语常笑指,孙楚声里可警激。现代画驴大家黄胄和马南坡先生都对驴写诗赞誉。黄胄先生诗云:“一生走遍坎坷路,不向人间诉不平”。马南坡先生在画作上多次题写:“粗粒其食度自雄,高栖不攀力耘耕。大地苍生被甘泽,不辞艰苦一身中”。马南坡先生不仅是我国画驴大家,也是一位佛教居士。他经常念的佛教名言至理是:“通身是眼,不见自己;欲见自己,频掣驴耳。”意谓凡夫俗子不了解自我,只有经常拉扯(掣)驴耳,使驴大声鸣叫,才能警醒自身,认识自己的佛性。我的师母说老师马南坡先生“爱驴如命”。老师自己也说: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驴消得人憔悴”。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七十年代末,我受老师马南坡先生影响,在先生身边几十年,耳熏目染,对驴子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所以我的作品中大部分都是以驴为题材,当然也涉猎牛、马、走兽、花鸟、山水等。

记者:众所周知,黄胄先生和马南坡先生都是画驴大家,您的作品和他们的作品相比较有哪些异同?

杨戈:我个人认为最大的不同就是用笔不同:黄胄先生为速写用笔;马南坡先生是书法用笔。我跟随马南坡先生学习中国画,其中最强调的就是“写”。“写”是最能代表中国画的精神,中国文化的精神,是中国文化特有的审美和特有的理念以及特有的哲学。中国画的根本属性就是中国画的抒发性。在齐白石先生眼中的中国画只看到书法,没有看到刻画。李苦禅先生曾经说:“书至画为高度,画至书为极则”。“我的驴是写出来的,不是画出来的。”见过马南坡先生作画的人都知道,他画驴如同写字,中锋为骨,侧锋为体,点、线、面相结合,一笔是一笔,笔笔不含糊。清末吴昌硕先生是以书入画的代表,他说:“我平生得力之处,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”;“直以书法演画法”;“时以作篆之笔,横涂直抹”。其实,“写”不仅是骨法用笔的基本要求,同时也是笔墨规范中的写的意境。不仅仅是书画同源一般性的认知,也是中国画之所以不同于西方绘画的一个根本原因,也是中国画的传承和发展的核心所在。在我学习绘画的过程中,是以中国的传统文化为基础,以写为主,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世界。同时,又到中央美院、中央工艺美院系统学习了素描、色彩、结构、解剖、透视等基础知识。去天津、山西、河北、北京郊区进行写生,把所见毛驴美的特点集中起来,以表达自己心目中驴子的形象。在绘画创作中进行概括提炼、大胆夸张,以求形神兼备!

记者:在您从事绘画几十年中,您认为什么样的作品是好作品?

杨戈:好的作品就是用绘画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感,作品应该最直接的反映现实生活和时代。用自己手中的画笔来表现这个丰富多彩、和谐美好的社会,艺术地在现当代的精神面貌、社会状态和生活特征。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理念来指导创作,作品必须能承载思想的厚度和需要表达的某种精神,只有这样才是好的作品。简单来说,好的作品必须给人以美的享受,但是又不能太媚俗。白石老人讲:“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,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”。

记者:年轻的画家们该怎么样学习绘画呢?有没有捷径可走?

杨戈:有捷径可走。那就是向古人和前辈们学习,临摹古人及前辈们的经典作品与写生相结合就是捷径。李可染大师曾经说过:“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,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”。临摹不是简单的模仿,要吸取前辈的笔墨语言,结合自己的思想来消化吸收,转化为自己的笔墨语言,从而形成自己的风格。像八大山人临摹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很多遍,完全不似;梅清临摹古人之画,也基本不似;担当和尚临摹很多古代及前代作品,也无一相似。画家临摹时候要处处显示的是自己的性情,临摹别人的作品,不是先吸收再消化,而是先化之后再吸收,吸收时已变成自己的东西了。

其次、向自然学习,勤学苦练也是一条捷径。无论黄胄先生还是马南坡先生,他们都长期写生,锻炼自己的观察力和造型能力,善于发掘现实中的真、善、美,用心加以表达。黄胄先生和马南坡先生他们都很刻苦,更是出于内心的需求,所谓如饥似渴就是如此。据知情人讲,黄胄先生几乎每天画画到下半夜一二点才睡,有时画到天明,稍睡又画,中午只在沙发上睡几分钟,起来又画,这是发自内心的需求。我的老师马南坡先生经常去各地写生,涉足各地农村,去华北、关东、河套、新疆等地,一待就是几个月;春夏秋冬每天凌晨三四点起床,研习书法,几十年如一日,并由此形成了自己书法用笔的“写”驴风格。用自己的绘画语言来创造出美的作品。

记者:您怎么看待绘画中的中西结合,该如何吸取西画中的营养为我所用?

杨戈:中西结合,是一个趋势。“古为今用,洋为中用”。其实中国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文化和外来文化相互融合,相互发展的文化,但是它也没有因此失去自己的文化精髓和内涵,它用海纳百川的态度去借鉴外来有用的文化,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,而没有迷失自我。我认为,吸收外来文化是指我们会借鉴西方的优秀绘画理念和绘画技术,做到与时俱进,为我所用,既要保留具有中国画的特色的绘画技巧,又要融合西方绘画的精髓,总体来说,“吸收”就是在中国画的基础上弘扬和发展中国画,使其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。像倡导师法自然的李可染先生所作的《漓江山水天下无双》是一幅颇有现代气息而又具有传统韵味的山水画。在此画中,他用了西洋透视方法,再运用了逆光的作用,使其产生了不同以往的作品,它是中西合璧的典范。然而,不管中国画演变的多么色彩缤纷,它的基础却永远离不开中国文化这块基石,而笔墨所承载的文化性顺其自然就成为反映时代的镜子。

历史证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必将伴随着中华文化的复兴,诞生一批杰出的艺术家,把中国的艺术更好地推向世界艺术舞台。使世界能更好地了解中国、了解中国的文化艺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